权宝c

后台营业失败事件【丹昏】

脑洞向,第一次写文,抑制不住自己的脑洞。
文笔极渣。看看就好,不要当真。

一个人的眼睛可以有多美呢?  
大抵清亮如星,却又如大海一般深邃。

姜义建看着眼前人微微泛红的后颈,不由得失了神。
“好想咬一口看是不是奶味的呢”

这种想法一出来连自己也吓了一跳,瞬间反应过来这可是在电视台的后台采访啊。在摄像机面前自己竟然也失控了,不由得低头微微苦笑。

志训啊,我可怎么办啊?

被念叨的人此刻也并不好受,本来在摄像机面前维持着一贯好质量的营业。可在一瞬间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个视线一直跟着自己。

偏偏那目光仿佛带了火,朴志训只觉得被那视线扫过的地方都慢慢变烫了,顿时觉得像是掉进了热水里,就当他感到快要溺死的时候,视线消失了!

正放松下来舒了口气,突然一阵清冽的气息扫向自己的耳畔,脸颊,朴志训只感觉温度直线上升,心脏快要爆炸了。

是那个人啊。

姜义建心中虽然苦恼,却也不敢在摄像机面前失态,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要好好营业后,面色入常的看着眼前的摄像机,一边保持着完美的营业微笑。可眼神不经意瞟到眼前人以肉眼可见速度逐渐染红的耳朵时,姜义建突然自制力失控了,就是很想逗逗他想看他炸毛的样子。

微微俯下身子,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,甚至还坏心眼的用自己离他耳朵很近的嘴唇吹着热气。果然小孩堂皇了,本来顺溜的营业词都说的结结巴巴的,这下不止白皙的耳朵全红了,连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都染上了红晕,似乎更加迷人了。

“好想吻他的睫毛”
 姜义建强压下心中的想法,拉开了与他的距离,不然可真是要出大事了。

 这次就放过你啦,小不点~。

这强装镇定难挨的采访可算是结束了。朴志训像是从汗蒸房里捞出来的一样,脸红的像是个水灵灵的大蜜桃,因为这个还被裴映珍个小屁孩嘲笑了。
想起刚才还是心有余悸,那哥究竟怎么回事啊,逗自己有那么好玩吗?
抽空要和丹尼尔哥单独谈谈了,男子汉朴志训想了想。

收工回到宿舍,姜丹尼尔看到自己的床就扑了上去,灯都没开,头挨到枕头就睡了过去。哥哥弟弟都在客厅商量着去哪吃顿好的,好好庆祝一下,

“炸鸡赛高,hiong~我们去吃炸鸡好不好”

赖冠霖用奶奶的音调撒娇的喊着,几个哥哥都受不了忙内难得的撒娇,于是一致决定去吃炸鸡了。

未成年们早就急不可耐的冲出了家门,哥哥们也都收拾收拾出了门,却没人注意少了个人。等出了小区,大家才发现丹尼尔没出来,队长当机立断大部队先去炸鸡店,派个人去叫了丹尼尔再直接去炸鸡店,不然十个人站在这未免也太扎眼了。

最后剪刀石头布决定了最后输的朴志训去叫,其他人都先去炸鸡店了。

姜义建虽然躺倒在床上,可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并没马上放松下来,成员们商量的声音以及关门的动静都听在耳里,可就是没法起身离开自己软绵绵的床铺。

算了,眯一下过会直接去店里找他们吧,这样想着便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不知过了多久,姜义建闻到一丝丝甜甜的奶糖味,顿时觉得自己真是没救了在梦中都对糖果念念不忘。

就在这时,一只暖暖的小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,

“hiong,你没事吧,脸怎么这么红”。

听到小孩用软软的声音叫自己哥的那一刻,姜义建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重了,全身的血液都滚烫了。身子也僵硬了几分。

朴志训坐在床边看他哥没出声,以为他还睡着没醒来。丹尼尔哥的脸却红扑扑的,和平常见到的哥哥有些不一样,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。

朴志训盯着他哥敞开领扣下的锁骨脑子里蹦出来的一个念头

哥似乎更加性感了?!

朴志训立马收回眼神,紧盯着地面,耳朵却溢出一丝红晕。突然想到今天下午,他在自己耳畔吞吐的气息,一时有些恼怒,随即小声的抱怨道:哥你怎么总是爱捉弄我,真是太坏了!

突然一个身影压了下来,吓得他习惯性的向后倒去,后背就要撞到床的时候有一只大手紧紧将他搂住,湿漉漉的触感正挨着自己的耳朵,恍惚间一个低哑磁性的声音像低音炮一样闯进自己的耳朵。

小不点儿, 真的很坏吗